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一千二十九章 必死无疑

    冉候等三名毕方的下属,都面色晦暗。

    管事大人明显是偏向任乾,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?在这片药田上,管事董来福可以说一手遮天。他们就算不服气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反抗?那下场只怕会更加凄惨。

    毕方进入洛九神宫,时间确实不短了,算一算,超过两万年。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刚刚飞升神界的时候,连一星虚神都不是。在进入神界吸收了混沌之气后,才成为一星虚神。后来,他参加洛九神宫的选拔考核,运气还不错,顺利通过淘汰阶段成为洛九神宫正式成员。

    可是,虽然成为洛九神宫正式成员,但是修炼一途,并不顺当。在洛九神宫,倒是能得到不少的修炼资源。可在这里,倾轧现象可以说处处都有。实力不足,处处都得装孙子。

    蹉跎了两万多年,才好不容易达到三星虚神境界。原来以为,能到碧玉湾管理十万亩药田,也算是不错的工作,可偏偏又遇到任乾这种卑劣无耻的人。

    毕方,能怎么做?

    脑海中翻滚着过去种种,毕方有些万念俱灰,什么时候,才能从第一宫晋升第二宫呢?

    “管事大人!”任乾目光闪了闪,看向董来福,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任乾队长,还有事?”董来福皱眉。

    “管事大人,毕方小队负责的这十万亩药田,灵草成色确实很好。可现在,这十万亩药田,却有十分之一颗粒无收啊。”任乾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?”董来福道。

    “这大约一万亩药田之所以被毁掉,完全是因为那个叫冉候的杂种。我认为,绝对不能轻易放过这个杂种。”任乾眼神阴冷的看向冉候。

    刚才冉候阻拦他,让他非常的不悦,不弄死冉候,他心中的怒火就无法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任乾并不是没有城府的人,方才他对冉候出手,没有直接击杀,可不是他不想杀冉候。而是,冉候毕竟是药农,如果他直接动手杀了冉候,也会给自己招来很大的麻烦。让管事董来福处理掉冉候,那就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任乾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毕方听到这话,心中顿时‘咯噔’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任乾,是想要冉候的命啊。他都打算息事宁人不抗争了,可任乾却并不打算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“冉候不知尊卑,确实罪无可恕。待我上禀管理处后处死吧。”董来福随意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有多看站在毕方身边的冉候一眼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区区一个药农,死了也就死了。当然,他一个管事,是没有权力直接处死药农的。这其中,需要一个流程,他要先向管理处上禀,待到通过核验,那时候就能要冉候性命了。

    虽然需要药田管理处的核验,但事实上,只要身为管事的董来福将这个意思传达上去,随便捏造个罪名,核验是必定会通过的。也就是说,有了董来福这句话,冉候几乎是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管事大人!”毕方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下属被处死。

    “毕方,你自己的事情还没结束呢,我劝你不要再横生节枝,否则连你自己的小命可能也搭上。”董来福的意思是让毕方闭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毕方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毕方,你笑什么?”任乾阴鸷的目光看向毕方。

    “董来福,你好歹也是一个管事。我就弄不明白,你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,是怎么成为药田管事的?”毕方没有理会任乾,他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董来福神力快速凝聚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胆?我胆子可不大。董来福,我是真的搞不懂,你一个管事,怎么就变成了任乾的走狗?任乾说向东,你居然就不敢向西。你们两人,到底谁是管事?”毕方大声怒吼道。

    毕方这是准备,将事情闹大了。

    毕方的心思,也是比较缜密的。他知道,如果此时自己不站出来,那冉候必死无疑。但自己站出来反对,也根本就拗不过管事董来福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就是将事情闹大,闹到董来福也无法遮盖的程度,或许还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董来福面色阴沉,目中寒光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毕方,你死定了!我可以告诉你,你必死无疑!”被毕方当众如此羞辱,董来福是不可能再放过毕方的,他要毕方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景言大人,前面就是毕方武者所在的药田了。”

    夏玉与景言一同飞行而来,他伸出手指着前方说道。

    夏玉和景言来到碧玉湾后,也是先到了药田的管理处,才查询到毕方的名字,并且确定毕方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碧玉湾,是一处低级药田。可正因为是低级药田,所以规模才非常庞大。整个碧玉湾,足足有亿万亩药田。如果不通过管理处查找毕方的所在,那两人想找到毕方难度就大了。

    现在经过药田管理处,很容易就确定了毕方所处的位置。

    此时,景言和夏玉所在的地方,确实已经很接近董来福负责的那一百万亩药田。

    “前方似乎围了许多人。”景言目光微微凝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缓缓的接近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也正是毕方决定将事情闹大,与管事董来福彻底撕破脸的时候。毕方大声怒吼的几句话,景言也夏玉自然听到了。

    景言面容尚未有太多变化,倒是夏玉,脸上已经浮现出怒容。

    对毕方,夏玉当然不会太在意,若是平时,就算遇到类似的情况,夏玉也绝对不会多问。这是碧玉湾药田的内部事务,他一个青木司的执事,怎么方便插手?

    但问题是,夏玉是景言的老乡啊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夏玉看了看景言之后,目光一转,沉声喝问到。

    夏玉这一开口,那药田上的众人,才猛然发现有两个陌生人到了附近。

    董来福,自然也看到了景言和夏玉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董来福见景言和夏玉很陌生,下意识的便阴沉着脸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里是他负责的药田,外人没有得到允许,自然不能接近。

    景言看了看董来福。

上一篇:第一千二十八章 愚不可及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一千三十章 毕方纳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