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一千三十章 毕方纳闷

    景言的眼神,冷冷扫过这个胖子。

    刚才在远处,就听到有人怒喝毕方必死无疑。现在到了近处,又听到这个胖子询问自己身份,景言自然知道此人就是毕方口中的董来福,负责掌管这片一百万亩药田的管事。

    “哪位是毕方兄?”景言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,毕方也在打量景言和夏玉,不过他当然不认识这两人reads();。

    听到景言开口,毕方不由一愣。这两人,难道是专门来找自己的?可是自己,压根就没见过这两个人啊!

    “我就是毕方,请问你是?”毕方上前一步,向着景言拱了拱手,目中带着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毕方兄,我是景言。”景言也对毕方拱手,面色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听到景言报出自己的名字,毕方就更纳闷了。这个名字,也陌生得很。

    景言在洛九神宫的名气,自然是不小了,许多大人物都知道景言。但是,洛九神宫第一宫的武者数量有多少?简直难以计数。这些人中,听说过景言的恐怕也只是极少数罢了。

    像毕方这样很少离开碧玉湾药田的武者,就更难听说过景言了。再者说,就算他无意中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景言这个名字,恐怕也不会将那个大放光彩的新人与面前的景言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毕方兄,你可是遇到了麻烦?”景言见毕方没什么反应,又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没听到我的话?”董来福脸上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询问两人是什么人,可这两个陌生的家伙,完全将他无视了,这令他很没面子。脸色愈发阴沉,怒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夏玉冲着董来福低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是第一宫青木司执事夏玉。”夏玉报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青木司?执事?

    四周的人群,出现小小的躁动。九十九司之一的青木司,大家当然都知道。作为第一宫的普通武者,谁不想进入九十九司成为其中一员?

    可是,九十九司招纳成员极为严格,却不是一般武者能进入的。想要进入九十九司,不仅武道修为得高,而且还需要年轻。如果你超过了一万岁,那么即便你实力再强大,九十九司也是不会吸纳你的。

    知道夏玉是青木司的执事,这四周的人,当然是免不了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董来福听夏玉自称是青木司执事,眸子也微微一动。青木司执事,这个身份,可不那么简单。他倒是不惧一个青木司执事,可如无必要,自然也不会得罪青木司的执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青木司的执事先生。”董来福肥胖的脸上露出笑容,对着夏玉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夏玉扫了董来福一眼,却是没有回礼。

    董来福,顿时显得尴尬起来,心中怒气又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玉执事,不知你到我掌管的药田,意欲何为?难道,是想从这里,挑选武者吸纳进青木司吗?”见夏玉不给自己面子,董来福的语气又强硬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夏玉不给自己面子,自己又何必给夏玉面子?夏玉不过是青木司执事,论起来,其身份地位,最多也自己相当罢了。退一步说,即便是青木司的司长来了,那也管不到药田管事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董来福管事,你方才为何说毕方武者必死无疑,难道他犯了什么大错?”夏玉眼睛一转,咧了咧嘴角问道reads();。

    “他自然是犯了过错,夏玉执事,你也看到了这药田的情况。这足足一万亩即将收获的灵草,就这么没了。而这一片药田,正是毕方直接负责管理的。药田这么大的损失,他难辞其咎啊!”董来福轻笑了一声说。

    景言再次看了一眼药田。刚才他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药田的情况,似乎是被人为摧毁的。

    “毕方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景言问道。

    景言只听到毕方与董来福最后的几句对话,对整个事件并不清楚。如果是毕方的过错,那景言也不能直接就这样带毕方走,至少要将药田的损失,给弥补上。

    毕方看了看景言,又看了看夏玉。

    夏玉是青木司执事,那这位景言,恐怕也不是一般人,很可能也是青木司的成员。

    他本意就打算将事情闹大,现在有青木司的人来了,那董来福这个管事,就更加不能将事情遮掩住了。

    心念稍微一转,毕方就将事情经过大概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毕方的讲述,景言就完全明白了。这件事,显然不怪毕方,要追究责任,那这个叫任乾的人,应该负全部责任才对。

    “毕方兄,这药田你待去还有什么意思?不如离开吧。”景言对毕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毕方一愣,一时间没明白景言的意思。

    离开?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倒是想离开,可问题是他自己想离开又有什么用?董来福,会让他走吗?碧玉湾药田的管理处,会让他拍拍屁股走吗?还有,他的属冉候三人怎么办?

    任乾是想要冉候死的,他绝对不能丢冉候不管。

    “离开?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愣头青,你以为你是谁?你要毕方离开就能离开了?真是可笑!”任乾嗤笑了一声,眼睛扫了扫景言,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任乾?”景言看向任乾。

    “没错,老子就是任乾,怎样?”任乾蛮横惯了,又岂会在乎景言?

    就算景言真的是青木司成员,那又如何?他背后的人,在整个第一宫内,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景言看着任乾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转,看向董来福,“董来福管事,刚才毕方兄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。如果毕方兄说的是事实,这件事恐怕不能怪毕方兄以及他的药农小队吧?你要追究药田被毁的责任,应该找这个任乾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如何处理,难道还要你来教吗?”董来福阴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不是在教你该如何判定责任,好了,我也不想与你废话浪费时间。现在,我要带毕方小队离开药田。需要什么流程,你就快点向管理处上禀吧。”景言摆摆手道。

上一篇:第一千二十九章 必死无疑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一千三十一章 捅破天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