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1633章 了却一件心事

下一页

    妻子灵画停留在圣道境巅峰已经很久很久,虽然也尝试过很多方法,但一直没能得到突破踏入虚神境界。

    就连景云自己,都觉得妻子灵画可能这辈子也不能踏入虚神境界了。

    一个圣道境的武者寿元相对一般人或者一般武者,自然是非常的漫长,但圣道境武者也就能活个几万年的时间,远远无法与虚神相比。

    景云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父亲随意一挥手,一团乳黄色的光芒进入灵画的身体,灵画就直接突破了。不仅突破,而且境界似乎很稳定的样子,气息也非常的强大。

    当初他刚刚踏入虚神境界的时候,还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将境界稳固下来,而其中灵画突破到虚神,境界直接就是稳固的。

    灵画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真的是踏入虚神境界了。”灵画难以置信,又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她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,比以前不知要强大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谢谢公公!”灵画连忙欠身向景言道谢。

    灵画和景云,心中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。自己的父亲景言,居然挥挥手就能让一个圣道境武者踏入虚神境界,这到底是何等能力?

    “不用如此,你是景云的妻子,都是自家人。再者说,这对我来说,并不算什么为难的事。”景言摆摆手不在意说道。

    将灵画的境界提到到虚神层次,并未消耗多少混沌之气。

    景云、灵画这些武者,到神界后,是有一次经历混沌之气洗礼机会的。不是景言不想现在就让景云、灵画得到更多混沌之气,而是如果他们现在就吸收大量的混沌之气,那在进入神界后,相对能够吸收的混沌之气肯定就会少一些。

    这就等于浪费了。

    等景云他们在神界经历混沌之气洗礼后,景言再赠送他们一些混沌之气,这样才会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“景云,先前在东临?外的时候,你提到那些大家族的虚神对你施压,是因为家族内部有人支持他们。你说说,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景言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在确定灵画的身份还有灵家存在后,景言也算了却了一件心事,便又问起家族内部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父亲,家族内部确实有一些人,对周家得到的资源数量不满,这其中甚至有家族太上长老。他们,认为周家是外人,觉得周家没资格从景家获取资源。”景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?都是谁?”景言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身份地位都很高,有一些人的长辈,甚至是父亲那个时代的家族长老。”景云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他们可能也怕引起我的不满,所以可以拉拢了景薄带头。”景云脸色微微一变,带着怒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景薄?”景言凝眉,他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嗯,景薄就是景天英爷爷的儿子。这个说起来,我还得叫他景薄叔叔,他与父亲你是同辈。”景云苦笑说道。

    当年在景家,与景言关系最为亲近的人,除了景青岩的父亲景晨星之外,就属五长老景天英了。

    这次回到低等世界,景言也知道景天英已经去世了。倒是不知道,景天英居然留下了一个儿子。显然,景天英这个儿子是在景言前往神界后才有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景天英的儿子景薄带头,那这件事处理起来,确实需要好好思量一番了。景言不介意杀鸡儆猴,但他绝对不能杀死景天英的儿子。不然,景言如何对得起景天英当初对自己的照顾?

    “景薄此人,品性如何?实力如何?”景言沉吟着问。

    “父亲,其实景薄的品性还是挺好的,如今也是圣道境的修为。只是性子有些软,喜欢听好话。有些人围在他身边投其所好拍马屁,他就以为那些人对他真好。他不知道,那些人只是将他当做工具利用罢了。我也曾找他谈过,可他根本就听不进去,我又不能说太强硬的话,所以也只能作罢”景云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只要品性没问题,那就不是大问题。明日的家族大会,再公开的说这件事吧!好了,我现在要去找一找当年的故人,你们忙自己的吧。”景言说着,身影闪烁消失。

    虽然景言也知道,当年自己的那些故人,可能没多少还活着了。不过,他还是想找一找,对那些还活着的,看看能不能帮一帮。当然,那些故人若还活着,那起码也有圣道境的修为了,不然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家府邸,一座别院内。

    数道身影,坐在其中一个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“景言居然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明日要召开家族大会,有些棘手啊!只怕那景云,也能猜出是我们在背后推波助澜,支持那些家族施压。”

    “景薄长老,若明日景言说起这件事,你可要出面啊。你是景天英的儿子,当初景言与你的父亲景天英关系和深厚得很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纷纷开口,最后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其中一名身穿暗红色长袍的老者,这老者就是景天英的儿子景薄。

    景薄的武道天赋,虽然不错,可在这个世界也不是最顶尖的。可以说,景薄能踏入圣道境,这得益于家族的照顾。他所获得的资源,相对更多。

    “几位长老,景言当年与我父亲关系好,可是现在我父亲都死了。谁知道,他会不会顾念当年的情分?”景薄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景薄长老,这点你可以放心。景言这个人,据说是最看重情分的。当年他离开这个低等世界之前,与他关系亲近的人,几乎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。你看看那周家,这都过了多久,我们家族不还是很照顾他们吗?”一名长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“这景言,确实是重情义的人。”几个长老显然都是希望景薄出头,将这件事扛下来。

    “景薄长老,那景言肯定不会在乎我们这些人,但他一定会在乎你。我们,只能指望你。”一名较为年轻的圣道境长老道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上一篇:第1632章 未完成之事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1634章 苏紫萱遗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