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1797章 化为齑粉

下一页

    别说一千万九级神晶,就是将那三十万九级神晶全部退还都不可能!

    吃到嘴的肉,再吐出去?紫铜商楼的大老板,那可是高阶至尊鲍一大人。

    胡康之所以提议给景言十万枚九级神晶,主要是息事宁人,并不是说他或者紫铜商楼就怕了景言。十万枚九级神晶,不过是卖一个面子给景言,毕竟景言好歹是混沌至尊层次的强者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这方法行不通,对方不接受。既然软的不行,那就只能来硬的。

    “阁下的胃口,未免也太大了。呵呵,胃口大原本也不是问题,但讹诈到紫铜商楼的头上,这就是自取死道了。”胡康的笑容,满是冰冷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景言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找讹诈的对象,最好查查对方的背景。否则,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区区一个至尊而已,以为自己就宇宙无敌了?”胡康已在暗中传讯,请求支援。

    以此时紫铜商楼内部的能力,是无法灭杀一位混沌至尊的。但这不是大问题,他传讯后,很快便会有至尊强者过来,将这两个瞎了眼的东西顺手除掉。

    景言背着手,摇了摇头,看了看师父湛月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先出去吧!省得这里坍塌后,污了你的长裙。”景言对湛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湛月美目闪了闪,当即闪身出了商楼。

    胡康等人,倒是没有阻止湛月。出了商楼,也逃不掉,别忘了这里可是紫铜城,是鲍一大人所掌控的城市。

    事情至此,这两个人,都必须死。不管这两人是否真的是故意讹诈,但商楼对外都会说,这两人就是讹诈紫铜商楼而后被斩杀,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景言忽然伸出手臂,手掌向上,略微一个震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狂暴的能量波动,席卷而出。可怕的威能,瞬息间覆盖整个紫铜商楼的内外。

    几乎就是瞬间,这一座商楼,便化为了粉尘。商楼内外的防御阵法,仿佛形同虚设,在景言面前,这些阵法连刹那间都没能挡住。

    紫铜商楼的位置,是在紫铜城最繁华的地段,这里人来人往。突然间,走在街道上的生灵,就发现紫铜商楼这一座建筑消失了,就好像是被什么力量凭空抹除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些生灵,都睁大眼睛张大嘴巴,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出现了幻觉。紫铜商楼,怎么突然间就这样消失了。

    粉尘渐渐落定,景言等人的身影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景言将紫铜商楼建筑夷为平地,但并未杀里面的人。就连胡康和黄木这些人,景言暂时也没要他们的小命。只是,此时的胡康和黄木,都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压制得跪再地上,他们的脸上血色上涌,目中满是惊骇。

    他们将全部的神力都催动起来,可仍然无法站起身。甚至,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。他们四周的禁锢之力,恐怖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也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仿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们才意识到,那个人真的拆了紫铜商楼。

    商楼内原本的一些客人,这时候都悄悄后退,他们知道这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生灵,有着极其惊人的实力。他们,可不想被波及到。

    至于商楼内部的工作人员,倒是有很多人想走,却又不敢走。这时候若是走了,那说不定接下来就会被清算。他们再害怕,也不会忘记商楼的大老板是鲍一至尊大人。至于那些守卫,都站在远处盯着景言,他们不敢上前。谁看不到,连胡康楼主都跪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胡康楼主,显然不是自愿跪在那里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疯了。你知不知道,自己到底做了什么?这商楼,是鲍一大人的产业,你完蛋了。你彻底完蛋了,谁也救不了你!”胡康有歇斯底里的怒喝。

    以消失的紫铜商楼为中心,四周渐渐的已经了很多生灵。这些生灵,窃窃私语,议论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他们中,不乏认识胡康、黄木等人的,知道胡康等人的身份。看到胡康和黄木都跪在地面上,他们当然明白,紫铜商楼这座建筑消失是外人干的。而这个外人,似乎就是那名身穿青色长袍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景言戏谑的目光望着胡康。

    “鲍一?鲍一那老东西,很了不起吗?”景言浑然不在意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还在咆哮的胡康听到景言这句话,一下子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般,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看着景言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到底是什么人?既然知道鲍一大人,又为何敢这么做?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不怕鲍一大人,或者说是有恃无恐?莫非,这家伙也是高阶至尊?可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道流光,快速接近紫铜商楼位置,这是一名身穿黄色长袍的混沌至尊,是二阶至尊境界,名字叫风墉,也是混沌宇宙的初始生灵。风墉是负责管理紫铜城的人,算是这座城市的城主。

    方才,胡康就是暗中传讯向此人求救。

    风墉在接到胡康传讯后,对胡康的言语并没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有人讹诈紫铜商楼?我就呵呵了,这里是紫铜城,是鲍一至尊的地盘,谁嫌自己命长跑去紫铜商楼讹诈?不过呢,既然胡康求救了,他也必须去看一看到底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他慢慢接近了紫铜商楼。

    “咦?商楼呢?”风墉看到一群人聚集在那附近,再一转目,却没看到紫铜商楼这座建筑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不可能记错啊!紫铜商楼就是在这里的,怎么没有了?”风墉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确定紫铜商楼原本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胡康怎么跪在地面上?”风墉看到了胡康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站在胡康面前!不对劲,他应该不是鲍一至尊身边的人。这……紫铜商楼不会被毁掉了吧?那是谁?”风墉开始仔细打量景言。

    景言感应到了风墉的目光,略微扭头,景言也看向风墉。

    风墉看到景言望过来的目光,身躯猛的一震,脸色也是大变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上一篇:第1796章 讹诈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1798章 吹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