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2017章 算账

    孔赢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身为无疆灵山副山主,孔赢当然是要脸面的。景言在外面让他滚出去,孔赢不曾记得自己这辈子经受过这样的侮辱。如果是其他人这样侮辱他,他早杀出去了。可是,面对景言,他真的是有些惧怕。

    景言击杀鹤鸣的时候,他是亲眼看到当时画面的。连鹤鸣都不是景言对手,更别说他这个无疆灵山尚未达到称号掌控者层次的副山主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他到底想要做什么!”孔赢一咬牙,终究还是踏出了自己的宫殿。

    走出宫殿,孔赢看到不少无疆灵山成员都在宫殿附近,都用目光望着自己。看得出来,这些成员,都是在等着自己出来。

    “副山主!”

    “副山主大人!”无疆灵山的成员,向着孔赢见礼,包括那些掌控者层次的殿主。无疆灵山的殿主与鸿钧天宫的殿主,是一个级数的。

    孔赢对着在场的人,微微点了点头。而后,他身影轻轻一闪,向着无疆灵山外围移动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看到了悬浮在无疆灵山上空的景言。

    “景言宫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孔赢望着景言,开口喝问道。

    看似很强硬,但其实是外强中干,因为他都不敢离开无疆灵山的内外大阵覆盖范围。很明显,他担心自己离开无疆灵山防御力量范围之内,景言对他攻击他抵挡不住甚至可能会被杀死。

    而在无疆灵山的防御力量之下,就安全多了。景言个人实力再强,想破开无疆灵山防御也很难。

    “孔赢!”景言遥遥看着孔赢这个副山主。

    渐渐的,无疆灵山诸位掌控者层次殿主,也都来到了孔赢的身后。

    景言此时的行为,对无疆灵山可以称之为挑衅了。任谁,都不会想看到一个外人,在自己势力总部的上空悬浮。

    “孔赢,你应该认识一个叫焦剪的吧?听说,这个焦剪也是无疆灵山的成员,而且是你的下属。”景言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焦剪?没错,无疆灵山确实有一个万物境的弟子叫焦剪。不过,此时焦剪似乎并不在无疆灵山总部之内。景言宫主,你找焦剪有事?”孔赢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焦剪进入景言家乡宇宙,已经被景言给杀了,现在他是故意这么说,好想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似的。

    “孔赢,你也无须装糊涂。焦剪,就是奉你之命到我家乡宇宙为非作歹。我可以告诉你,你承认或者否认,其结果都不会改变。”景言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无疆灵山一名殿主,正紧张的传讯给山主爵风。爵风山主此时不在无疆灵山之内,像这些称号掌控者,都比较喜欢在混沌偏僻处游历,寻找让自己更进一步的机缘。有时候运气好,还能现一些特殊的资源宝物。

    “山主大人!”那殿主传讯给爵风山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有事?”爵风回应。

    “山主大人,恐怕你得回无疆灵山,鸿钧天宫景言在无疆灵山的上空,正在威胁孔赢副山主。景言,还出手攻击了我们无疆灵山。”殿主语气异样的传讯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爵风微微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就回去。”在混沌边缘某处的爵风山主,中断联系后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个景言,想干什么?难道,他想对无疆灵山下手?不应该啊!我与他,又没什么恩怨。再者说,他若真对无疆灵山下手,正常情况下也没这个能力吧?”爵风山主暗暗转念。

    念头转动之中,他撕裂混沌壁垒,建立一条虫洞,下一刻就回到了终极之地。

    这一现身,他就看到,那景言果然是在无疆灵山的上空。而下方,则站在孔赢等无疆灵山的重要成员。

    “呵呵,景言宫主,你这是何意啊?是我无疆灵山,有什么得罪之处吗?”爵风山主远远的就笑着对景言说道。

    在爵风山主刚一出现的时候,景言就探查到了。

    听到爵风山主的这番话,景言也转目看向爵风山主。

    “爵风山主,今天我来,并不是针对无疆灵山。我对爵风山主你,也没有任何恶意。”景言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我就不太明白了,景言宫主既然不是针对无疆灵山,为何又与我无疆灵山成员,在无疆灵山总部对峙呢?”爵风山主眼睛眯缝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虚空中轻轻踏出一步,便是到了距离景言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爵风山主,一尊强横的称号掌控者层次人物,混沌巨头之一。他的实力,与鹤鸣、衣画宫主等人都是很接近的。爵风山主知道景言的实力,但他自信,就算自己不是景言对手,也绝对不会轻描淡写就败给景言,所以他不担心景言突然对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过来,就是找孔赢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爵风山主,孔赢此人,之前派一名叫焦剪的无疆灵山成员进入我的家乡宇宙,不仅掠夺我家乡宇宙诸多资源,还滥杀无辜,杀我宇宙生灵。连我的一些老友,也死在那焦剪手中。若不是我及时回去,这个焦剪还会杀死更多我家乡的宇宙生灵。”

    “孔赢这个人,太过卑劣,触碰了我的底线。所以,虽然他是无疆灵山的重要成员,我也不能再不说话了。爵风山主,我希望你不要护短。”景言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他对爵风解释这些,是给爵风山主面子。

    听到景言这番话,爵风山主脸色微微一变。这些事情,他还真不知道。从景言成为鸿钧天宫宫主之后,到现在的这段时间,他都没在无疆灵山总部之内。

    爵风山主转目,皱眉看向孔赢副山主,孔赢脸色阴沉,却没立刻开口辩解。看到孔赢这样的姿态,爵风山主就知道景言说的是事实。况且,以景言的身份地位,也不太可能随意污蔑其他人。

    孔赢没有辩解,不是他不想,而是辩解也根本没用。对于称号掌控者那个层次的生灵来说,很多隐秘的事情根本就没隐秘可言,只需要使用一些手段,就能探查一清二楚。

上一篇:第2016章 孔赢,滚出来!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2018章 执意杀孔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