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2020章 景言的虚化手段

    十余万年之前,景言能够击杀鹤鸣,时空锁链起到了关键作用。如果不是时空锁链威,当时的景言确实杀不死鹤鸣这个称号掌控者,甚至如果他一直不从易天毒经区域离开,还可能被鹤鸣杀死。

    而如果是以现在景言的实力,再对上鹤鸣,就算无法击杀,也能将其轻松压制。

    “宫主大人,他……他还不是称号掌控者!”一名掌控者吞吐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还不是称号掌控者,一旦他踏入称号掌控者境界,那可以确信无疑,他将是混沌最强者,没有之一!”衣画宫主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万圣谷内,也生着差不多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景言的混沌之剑,与爵风山主施展的最强秘法碰撞,虚空崩塌,裂缝延绵千万里。

    爵风山主的身影,急倒退。只爵风全身阵阵麻的爵风,惊恐的目光看着景言。

    对景言战斗力的提升,他比衣画宫主和启英谷主要更清楚,因为他此时是直接与景言交手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怪物!这个怪物!”爵风山主心中嘶吼。

    “嗖!”下一刻,他直接遁入到无疆灵山总部之内。

    无疆灵山总部,所有的掌控者,都瞪大一双眼睛。他们的山主,居然被景言一剑就击退,那可是混沌巨头啊!

    “景言,论个人战斗力,我自愧不如!”爵风山主进入无疆灵山总部后,开口对上空的景言说道。

    反正景言十多万年之前就杀死了鹤鸣,现在他承认自己战斗力不如景言,也不用怕被人笑话,大家都知道景言有多强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确定一件事,那就是我无疆灵山副山主孔赢会活得好好的!”爵风山主再次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景言也不回应爵风山主,他眼神扫过整个无疆灵山,而后冰炎剑连续斩击!

    剑光,如潮水一般扫在无疆灵山内外大阵之上。

    整个无疆灵山,都随之剧烈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无疆灵山是终极势力之一,其防御大阵相比鸿钧天宫,也就稍微差一些。想要破开,难度当然很大。即便是以景言的实力,也无法让混沌之剑击穿无疆灵山的防御大阵。

    “滚!”爵风山主一声爆喝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一片乳黄色光芒,从无疆灵山喷涌而出,那乳黄色光晕,似乎将整个混沌虚空都染成了黄色。

    “那是混元钟!无疆灵山的镇山宝物混元钟的威能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混元钟!”

    “爵风山主,在操控混元钟的威能,攻击景言!”

    “无疆灵山依靠层层大阵,配合混元钟防御,这混沌中,有谁能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破开?那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不可能有人可以蛮横破开!而且,这混元钟不仅能防御,其攻击能力也可怕。景言虽修炼古树传承,但若被混元钟击中,怕也得受伤!”

    “看着吧!用不了多久,景言就得知难而退!”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,都认为景言不可能破开无疆灵山。而景言,最后也只能无功而返,甚至可能会被混元钟重创!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不避让!”有人出惊疑声。

    混元钟动的攻击,一道可怕乳黄色光晕向着景言席卷而去,可景言居然没有及时避让。

    操控混元钟的爵风山主,脸上露出狂喜之色。他操控混元钟,原本并未抱着太大的希望。混元钟的攻击力量虽然很强大,但毕竟只是一件宝物,而且现在的情况,还是定点攻击。这样的攻击,对于景言这个层次的强者来说,想要避开也不是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所以,爵风山主并没对这次攻击寄予厚望,他觉得景言能够避开。他操控混元钟攻击景言,只是为了影响景言攻击无疆灵山的大阵,打乱景言的节奏,顺便是稍微让场面好看一些,总不能一直被景言攻击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有想到,景言竟好像是愣住了,居然没有去躲避。

    “找死!就算你的古树传承再强,也不可能仅仅依靠肉身就挡住我操控的混元钟攻击。”爵风山主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景言有古树传承,所以想要一次攻击就轰杀景言也不现实,但古树传承,无法完全抵消掉混元钟的攻击。景言死不了,但一定会被击伤。如果景言受伤,那接下来恐怕就更简单了,只需要多几次动混元珠,或许就能重创,然后自己再亲自出手!

    一瞬间,爵风山主就转念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不仅是爵风山主喜上眉梢,无疆灵山之内的所有人,都看着上空的这一幕,每一个人都是一脸狂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喜悦的表情并未持续太久,就全部僵固在他们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,景言身前的空间,突然就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混元钟所出的乳黄色光芒,在接触那扭曲空间后,度顿时减慢。可以看到,这股光芒中蕴含的威能,也在大幅度的锐减,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消融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终于,残存的乳黄色能量,与景言的身体接触。景言的身躯,却连晃动都没晃动。景言都没任何动作,只是稳稳的悬浮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,爵风山主在关键时刻收了混元钟的威能?不对啊,看起来并不像是爵风山主主动收起威能。”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,混元钟的攻击都没对景言造成任何伤害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是虚化能力。难道你们忘记了,虚空神殿殿主就不止一次当众施展过这种虚化能能力。你们想一想,景言身前的空间突然诡异变化,是不是与鹤鸣施展虚化能力时一样?”有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!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“可那虚化能力,不是只有鹤鸣能够施展出来吗?混沌中的称号掌控者,除了鹤鸣,就没有人掌握这种能力。这景言,怎么也掌握了虚化能力?当初他与鹤鸣激战的时候,也没使用过这种虚化能力啊!”有人满脸困惑。

    此时,最懵的,还是无疆灵山内的那些人,包括爵风山主。

上一篇:第2019章 又变强了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2021章 摧毁之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