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2610章 费解

    司马魁岸悬在鸿蒙城上方,俯视着下方这座规模庞大的城市。

    他狞笑。

    只见他抬起手臂,手掌猛的虚空一抓。顿时空间崩塌,法则涌起,天地灵气疯狂暴动。

    紧接着,鸿蒙城整个城市就颤动起来。城市内外的大阵,最先被激发,漫天的神光照耀天空。但是这些光华,在司马魁岸面前却如纸糊的一般。他手掌轻轻一个划动,城市大阵形成的漫天光晕便纷纷溃散瓦解。

    鸿蒙城城主府内,诸多强者飞身而出,紧张不安的看着上空。

    “仙帝,是岩木仙帝!”有人认出了司马魁岸,口中惊呼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们不可能抵挡一位仙帝亲自出手攻击。怎么办……”徐一名无比的焦急。

    鸿蒙城算是极其强大的城市了,守护力量也堪称天域城市之最,但是在一尊仙帝的面前,这种防护力量真的无法产生太大的作用。徐一名等人,面对一位仙帝,他们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仙帝的攻击,也无力去抵挡。

    “卑微的蝼蚁,都给老夫去死吧!”岩木仙帝厉声一喝。

    他要破开鸿蒙城,杀死城市内无数的修道者。他目中精光闪烁,杀意迸发。

    “嗡!”就在这时候,一道细微的声响从天际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棍影出现。这一道棍影,穿过长空,瞬息间就到了司马魁岸的近前。下一幕,棍影落在了司马魁岸的身躯之上。司马魁岸的身体,猛的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来得太突然了,让徐一名等人还有无数鸿蒙城内的修道者都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“有人攻击岩木仙帝?”

    “是谁?是谁攻击岩木仙帝,好可怕的力量,岩木仙帝居然被击飞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徐一名等人都转目,寻找方才对岩木仙帝出手的那个人。很快,他们便看到,一道白袍身影在那远端的天际变得清晰起来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寒裘府府主,娄玄仙帝。

    娄玄府主手持古朴长棍,遥遥望着被击飞出去的岩木仙帝。

    “娄玄府主,你做什么?”岩木仙帝稳住了身形,在娄玄府主攻击他的那一刻起,其实他就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那棍影落在他身上之前,他就感应到了。但是虽然感应到,却没能避开这棍影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岩木仙帝,之前你司马家诸多修道者与阎王宫等势力联手攻击鸿蒙城的时候,你为何没有亲自出手?”娄玄府主望着岩木仙帝问道。

    当时司马魁岸没有出手,是因为不敢违逆造化意志的意思。造化意志似乎在庇佑景言,不让仙帝插手那一场战争。而现在景言已经被放逐,司马魁岸才有胆子来毁灭鸿蒙城。若景言在鸿蒙城内,司马魁岸是没这个胆魄来直接出手攻击的。

    面对娄玄府主的问话,司马魁岸脸色阴晴变幻,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娄玄府主,鸿蒙城城主是你放逐到奇点炼狱的。现在,你出手阻止我,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岩木仙帝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放逐景言,有我的理由。我放逐景言,不代表你司马魁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来毁掉鸿蒙城。鸿蒙城若是被你毁掉,那是关联到我娄玄的,与我是有因果的。所以,有我在,司马魁岸你就别打那点小算盘了。”娄玄府主笑了一声,看着司马魁岸说道。

    这位岩木仙帝,脸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阻得了我岩木吗?”司马魁岸不想就此离去,他觉得如果就这么离开,那传出去就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他司马魁岸,可是一尊仙帝,是混元空间的存在。

    司马魁岸这句话刚说出来,娄玄府主便又对司马魁岸扫出了一棍。棍影穿梭虚空,瞬息间便到了司马魁岸的近前。司马魁岸,在身体四周撑起一个圆形的防护圈,内部强大无比的至高道韵流转而出。娄玄府主挥出的棍影,轰的砸落在充满至高道韵的能量防护圈上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司马魁岸的能量防御圈,竟是被一棍生生的砸碎了。

    司马魁岸的身体,骤然间从天空坠落而下,倏忽间摔在地上。大地,跟着剧烈震动了一下。司马魁岸用手臂,慢慢的将身体支撑起来,他站起来的时候,有些艰难。他的嘴角,挂着殷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司马魁岸这位仙帝,在那娄玄府主面前,竟是连一击都挡不住。娄玄府主随手一棍,便是将司马魁岸砸得趴在地上好一会站不起来。这等力量,简直强得令人绝望。此时的司马魁岸,心中就非常的绝望,他无法相信以自己的实力,面对娄玄府主的时候,会变得如此脆弱。

    “滚!”娄玄府主居高临下看着站在地面上的司马魁岸,口中喝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司马魁岸脸色极其的复杂,屈辱、愤怒充斥心头。

    “司马魁岸,你最好滚回混元空间。否则,我也不介意在今天,在这里杀死一个仙帝级道法修道者。”娄玄府主顿了一下,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司马魁岸全身一寒,他的目光,深深的看了娄玄府主一眼。而后他一个闪身跨步,消失在鸿蒙城之外。司马魁岸不傻,他已经见识到了娄玄府主的实力。他深知,若娄玄府主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,他怕是真的可能要死在这里。司马魁岸,当然不想死,所以虽然很是憋屈,但他还是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在司马魁岸离开后,娄玄府主看了鸿蒙城方向一眼,随后脚下一个跨步,也是消失在了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城市内的徐一名等人,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城主,你说这……寒裘府府主到底什么意思啊?前一段时间,他还亲自出面针对我们鸿蒙城,将景言城主大人送去了奇点炼狱。今天,又亲自出面阻止岩木仙帝攻击我们鸿蒙城。这位府主,到底在想一些什么?”大总管白寒皱着双眉,不解的表情看着徐一名道。

    徐一名,现在已是鸿蒙城的城主。他听到白寒说的话,也是无语的摇了摇头。

上一篇:第2609章 泄愤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2611章 石头里的景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