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2664章 赶狗一样

    大衍会的修行者虽是对樊奇狮子大开口不满,但连大衍会高层人物此时都只能小心供着樊奇,他们就更没有任何办法了,最多就是背地里暗骂几句。

    在大衍会内,可能也就嘉恩长老对樊奇的行为没有任何不悦。樊奇要这么高的报酬,嘉恩长老并不觉得不妥,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考虑,樊奇让尤乜庄主不满还没什么,但若是让老庄主也很不满的话,那可能就会对他嘉恩有负面的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,嘉恩长老也是尝试说服樊奇修行者降低一些要求的报酬。

    “嘉恩长老,我听说那个景言还留在大衍会内庄园?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樊奇的住处说着关于酬劳的问题,樊奇突然提到了景言。

    “对,他还在这里。”嘉恩点头。

    “此人难道加入了大衍会吗?”樊奇眼神一冷。

    “景言没有加入大衍会,庄主倒是想他加入,不过他没有给确切的答复。依我看,他并不想成为大衍会的一员。”嘉恩长老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不是大衍会人,为何一直留在这内庄园?”樊奇又道。

    “尤乜庄主对他很是欣赏啊!这小子赖着不走,也没人能驱赶他。樊奇兄,此子毕竟是九品破虚啊!”嘉恩说道。

    樊奇修行者,沉默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忽然又说道:“嘉恩长老,你我关系不一般。你多次找我,劝说我降低一些条件。我当你是好友,可以给你一个面子。新矿场拿下之后,我可以只要两成的份额。”

    听到樊奇的话,嘉恩长老顿时大喜。这面子,可大了!

    连庄主和老庄主都没能让樊奇让步,他嘉恩却是让樊奇退了一大步。两成份额与三成份额,那可是相差三分之一啊!

    “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,将景言这小崽子赶出去。”樊奇修行者又说了一句,他对景言的怨愤,显然还没有散去。如果不是在大衍会庄园没办法动手,他可能已经找机会对景言再次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对此人很不顺眼!这样,我现在就去找老庄主说这件事。樊奇兄,你放心,此事我定办得妥妥的。”嘉恩长老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嘉恩长老离开樊奇的住处,就立刻去见了老庄主。老庄主,又找来尤乜庄主谈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尤乜庄主当日,就来到景言暂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与樊奇切磋后,景言就足不出户,一直在进行肉身第三次蜕变和修炼万炼术。

    尤乜庄主来见景言,当然就是要景言离开内庄园的。其实这件事,有些尴尬,他可以不用自己来,就让印水太长老通知景言即可。但他自己来了,这是他对景言的尊重。他虽是真我层次的强者,说实话,正常情况下,一位真我层次的强者,并不需要太顾及一个破虚层次修行者的脸面。但尤乜庄主对景言,显然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庄主,是樊奇吧?”景言在听到尤乜庄主不顺畅的说出让他先离开内庄园后,立刻就想到背后肯定有樊奇搞鬼。

    尤乜庄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股怒意,也是在景言心中滋生。

    这樊奇,简直欺人太甚!

    “庄主,我问一个问题。”景言将心中怒火按了下去,呼出一口气,又用平淡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景言兄弟,问吧!”尤乜庄主道。

    他之前都是叫景言庄主,现在叫景言兄弟,这称呼上,就亲近不少。

    “大衍会与寒鸦会争夺矿场的武斗,还有多久开始?”景言眼眸深处,一抹精光闪动着。

    “还有五十二天!”尤乜庄主没有多想,很自然的就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日期,很精确。

    尤乜庄主当然是极其在意这一次的武斗,武斗的日期,他在心中记得非常牢固。

    “五十二天……”景言口中沉吟:“差不多,应该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景言兄弟说什么?”尤乜庄主疑惑看着景言。

    “庄主大人,在武斗开始之前,我要与樊奇再切磋一次。”景言气息微微一凝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尤乜庄主一愣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没有想到,景言会有这个要求。再与樊奇切磋一次,那又能有什么区别?短短一个多月,难道景言就能提升到与樊奇相比的地步?

   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樊奇的实力,已经是很接近真我层次了。这样的实力,想再进一点点,都非常的困难。更别说,景言的力量差樊奇还是挺大的。一个多月,如何能达到与樊奇完全抗衡的地步?

    “庄主,我心里有数。现在,我就先到外庄园大衍客栈去。武斗开始之前,我会再来。”景言握了握手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景言兄弟!”尤乜庄主皱眉说道:“我们,需要提前半个月前往新矿场所在。就是说,你没有五十二天的十天。最多,也就一个月零几天吧!”

    “景言兄弟,你之前与樊奇切磋中,你没有武器,这是很吃亏的事情。但就算你有趁手的武器,你仍然不可能是樊奇的对手。如果再次切磋,那怕是会让……”尤乜庄主说到这里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下面的话很容易猜测,不外乎就是让你更难堪。同时,若是他尤乜促成景言与樊奇第二次切磋,景言再次失败,他尤乜庄主同样会很难堪。在庄园内的威信,怕是会一落千丈!

    “庄主大人,相信我一次!下一次切磋,或许我能击败樊奇也不一定。那樊奇不是借机狮子大开口吗?如果是我代表大衍会争夺新矿场,我的条件会比他低很多。”景言也听说了樊奇狮子大开口的事情,樊奇简直就是趁着大衍会的紧要关头在勒索。

    景言在与尤乜庄主分开后,就准备离开内庄园了。他出内庄园时,看到了樊奇。这樊奇,竟专门在内庄园大门等着。

    “景言小子,感觉如何?被人像驱赶野狗一样的丢出去,不太好受吧?呵呵,其实你也可以留下来,只要你跪在我面前祈求,我可以帮你的。”樊奇修行者看到景言出来,他很是猖狂的大喇喇说道。

    景言冰冷的眼神盯着此人。

上一篇:第2663章 胃口太大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2665章 第三次蜕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