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坤剑神

-欢迎你的阅读!

主页 > 乾坤神剑正文 >
第2669章 实力升华

    印水太不理解景言为何要与樊奇第二次厮杀,也不懂尤乜庄主为什么要帮景言推动他与樊奇的第二次较量。

    想不通,却也无可奈何,他是没有能力阻止景言与樊奇第二场激战的。

    在蜂鸣般的嘈杂议论中,景言和樊奇两人身上的气势已是越来越强大。

    景言手持蓝色重剑,樊奇则是抓着沉重的流星锤。一场激烈的搏杀,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“庄主大人,你不是一直很是欣赏景言吗?为何要眼睁睁看着他送死呢?不!应该说是帮助他作死。”嘉恩长老眼神瞄了瞄尤乜庄主,口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嘉恩长老,这世间有很多事情,以你贫瘠的想象力是想象不到的。只有亲眼见到,你才会明白自己的肤浅。”尤乜庄主如此回应嘉恩长老。

    嘉恩长老呼了呼气,没有再说什么。他心中当然不服气,可也不敢对尤乜庄主太过无礼。老庄主可以护着他,问题是尤乜毕竟是庄主的身份,是现在负责大衍会庄园的人,同时还是一位真我层次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景言和樊奇的厮杀开始了,两人及时同时有了动作。两人化为残影,向对方冲击过去。两人的力量,都具有极强的冲击力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两人便是碰触到了一起。蓝色重剑,与流星锤剧烈的交接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音波,随着两件武器的撞击,向四周空间荡漾开来。两人交手,没有试探性的攻击,这一出手,就是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樊奇大人,居然被震退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樊奇大人一定是没有动用全力。”

    所有在场的修行者都看到,樊奇与景言的这一招碰撞,惊是被巨大的力量震得后退。在二十多天之前,樊奇的力量是超越景言一个级数的,每一次交锋,都是景言被震得后退。可在二十多天后这一次比试之中,樊奇和景言都后退了一些距离。

    如果樊奇是用了全力的话,那么就是说,在二十多天的时间里,景言的自身力量增长了一个级数。这,显然不是说多一件武器就能解释得了的。

    老庄主的眼神,骤然一亮。他转目,看了看尤乜庄主。而此时尤乜庄主,也是心中大定。在景言和樊奇比试之前,尤乜庄主心中也是打鼓,他也不知道景言究竟能不能与樊奇正面抗衡。而从刚刚过去的两人的碰撞看,景言的力量,显然已经不在樊奇之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的力量怎会变得这么强?”樊奇一副震惊的表情看着景言。

    景言冷冷看了樊奇一眼,没有理睬后者。旋即,景言再次迅捷无比的展开了进攻。

    二十多天之前,景言的肉身只是两次蜕变,如今已是完成了三次蜕变。三次蜕变的身体和两次蜕变的身体,当然有着巨大的区别。可以说,接下来景言的肉身每一次蜕变,实力都将会有一个飞跃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场中的两人,对战极其的激烈。

    如果是纯粹的对比力量,那景言和樊奇现在的力量是很接近的。但景言有一个很大的优势,就是他的神魂体无疑比樊奇强大得多,樊奇的攻击轨迹,景言能轻松的捕捉到。而对景言的攻击,樊奇想要捕捉就很难了,景言攻击十次,他能挡住五次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景言的攻击,不断的直接击中樊奇的肉身。樊奇的肉身虽然极其的坚韧,承受景言攻击三五次问题不大,可三五十次呢?就算他肉身再强,这种不断的打击,也会让他的伤势逐渐累加。当伤势影响到他实力正常发挥的时候,那么他就更难抵挡住景言的攻击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樊奇还能做到攻守兼备,但在几十个呼吸时间过去后,他几乎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了,只能勉强的抵挡重剑。并且,他身上的长袍,很多地方都已经被身体渗出的血液浸透。他的气息,越发的粗重,脑门上的汗珠,滴滴答答的滚落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该死的,不可能!这么短的时间里,你怎会变得这么强?”樊奇不断的咆哮着,他想不通,也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对他这种咆哮,景言根本就不回应,只是不断的挥剑攻击。

    渐渐的,樊奇也冷静了下来。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如果这样继续厮杀下去,用不了多久,他就会被景言杀死。他樊奇,可不想死在这里。随后,他又疯狂的反扑了几次,试图做最后的挣扎,但是他的反扑都被景言轻松的化解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樊奇不得不接受他不是景言对手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大衍会的修行者们,都有些傻眼。本以为景言大人找樊奇大人二次比试是作死,可没想到,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。与二十多天之前相比,景言大人的实力简直就是得到了一次升华。他们想不出来景言是如何做到的,但这却是事实,是他们亲眼见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难怪景言大人要进行第二次比试呢。”

    “景言大人太可怕了,照这个速度下去,他怕是很快就能晋升到真我层次了吧?”

    “樊奇大人这次,要栽了!比试之前,樊奇大人自己都说了,这一场比试中,任何人都不能插手对战。连老庄主和庄主,都不能介入。而没有其他人介入的话,那樊奇大人被景言大人杀死,怕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!”

    修行者们带着惊叹的情绪,低声讨论着。

    那嘉恩长老,则是脸色泛白,心中有一万个为什么,却无法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停,住手!”

    “景言,我认输了,我承认自己不是你的对手。这一场比试,你胜了。”樊奇开口,主动的认输,希望景言能停止攻击,他已经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听到樊奇的话,景言嘴角抿了抿,目中精芒闪烁。

    认输?停手?

    “樊奇,在这一场比试之前,我记得你似乎说过,即便是一方认输也是没用。这一场对战,将会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。”景言低沉的冷声道。

上一篇:第2668章 一人能活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2670章 我是狗